薛蟠醋劲那么大,香菱为何还敢当着宝玉换裙子

功率共享资讯网情感2019-11-11 23:4846

《红楼梦》里,再没有人和薛蟠一样,用的是一个杀人犯的身份出场的,薛蟠是个浑人,是一个恶霸,文中称其是“天下第一弄性尚气之人”。



薛蟠为何会杀人?只因为和小乡绅冯渊争抢香菱,素来不知让人的薛蟠便将冯渊活活打死。无论后来薛蟠怎么将香菱当成了马棚风一般,起码这一次杀人,是因弄性尚气,也因争风吃醋。


薛蟠的醋意,不仅仅体现在争抢香菱一事上。在贾家学堂,学童香怜和玉爱就与薛蟠相好,二人生得妩媚风流,众人皆有窃慕之心,但因为惧怕薛蟠的威势,无人敢来沾惹。而秦钟和宝玉到了学堂后,与两人关系亲密,薛蟠也因此发了醋意,虽然文章未曾明写薛蟠和秦钟的恩怨,但在第三十四回,宝玉挨打后,文中写道宝钗的内心独白时,就提到:


难道我就不知我的哥哥素日恣心纵欲,毫无防范的那种心性。当日为一个秦钟,还闹的天翻地覆,自然如今比先又更利害了。

可知薛蟠当日因为吃了秦钟的醋,是闹了天翻地覆的。连后来的蒋玉菡,薛蟠都明显对贾宝玉有了酸意。


薛蟠就是这么一个醋罐子,而且加了火药的醋罐子,正因此,他对香菱也看得很紧,譬如在凤姐和宝玉二人魔魇时,园中乱成一片,薛蟠担心的却是香菱会被人臊皮。而在素日里香菱也极少有机会能进大观园来和众姑娘见面。



然而,薛蟠这么一个火药味十足的醋缸子,在其南下期间,香菱不仅进了园子和众姑娘吟诗作对,竟然还做下一件违背礼教的事。


在第六十二回,宝玉生日当天,香菱与几个小丫头在斗草,玩笑打闹间香菱被推进了水坑里,新做的石榴裙子湿了一大片,流下了泥水来。宝玉赶来加入斗草游戏时,几个闹事的丫头已经跑了,独见香菱站在那里低头弄裙子。了解事情经过后,宝玉深为香菱担忧,一来怕其会被嘴碎悭吝的薛姨妈责怪,二来这裙子是宝琴送的,怕宝琴多心。期间想起袭人上月刚做了一件一样的,正好袭人也有孝在身,宝玉便称跟袭人要来换掉。香菱深受感动,点头应了,并要求让袭人亲自送来。


袭人送来裙子后,香菱展开一看,果然和自己的一样,然香菱怎么换的裙子呢?文中写道:


又命宝玉背过脸去,自己叉手向内解下来,将这条系上。

虽然香菱让宝玉转过头去,可是这在讲究男女大防的年代,这点动作完全不能让人释疑,旁的不说,如果薛蟠知道香菱换裙子这件事,不仅轻饶不了香菱,可能连宝玉都要遭殃。可是,作为年纪比宝玉大、也已为人妾的香菱,为何会这么大胆呢?其实说来,有几个缘故:


首先,香菱为人单纯




香菱换裙的章回,回名曰:“呆香菱情解石榴裙”,这个呆就是单纯、心无旁骛、毫无邪念的意思。香菱在书中,最为命苦,但是那十几年的苦难经历,竟然没磨掉香菱的纯真,她似乎是一个未曾经历恶意的孩子,常常对世界报以微笑和善意。但凡她说话,多是“笑嘻嘻”的,而在知道薛蟠要娶夏金桂时,她不仅没有暴雨将至的危机感,还欢欣雀跃,想着要多一位作诗的姑娘。这样的香菱,毫无心机、没有心眼,她的世界都是明亮纯净的,所以,在其湿了裙子时,仍不惧被人说三道四,而与宝玉独谈。


其次,宝玉自小厮混内闱,早被丫鬟们视为同性

宝玉自小就在姑娘堆里厮混,这是连远在苏州的黛玉都知道的事,正因此,但凡女子会做的事,没有他不会的,他会和姐妹们描鸾刺凤,会调脂弄粉,这样的宝玉,早被众人当成了同性。而宝玉虽然爱女儿、惜女儿,却毫无性别意识,略无避讳。所以在香菱换裙子时,他都没有要回避的意识,幸而呆呆的香菱突然反应过来,才叫其背过脸去别看。


再次,袭人在场




呆香菱和憨宝玉,两人原本心如明镜,对灯可表,更兼一个袭人在场,香菱越发没有忌讳。因为香菱知道袭人是和宝玉最亲近的丫头,又为人沉稳和顺,又深知宝玉秉性,对这样的画面屡见不鲜的。因此,在香菱换裙子时,袭人都没注意到要让宝玉回避。如此,香菱当宝玉面换裙子一事,很难被第四人,就算传出去,袭人也可为自己清白作证。


香菱和平儿,一个是薛蟠的妾,一个是贾琏的通房丫头,宝玉对二人歆慕已久,但都受限于礼教,不得为二人“稍尽片心”,可幸凤姐撒泼误伤平儿,让宝玉有了一次为平儿理妆的机会,而这一次又得以在香菱面前献了殷勤,可算是了了贾宝玉一大遗憾。